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企业简介 > 文章列表

酒店遇袭女孩:我是做互联网的,很明白怎么做有效

作者:上海瑞梁浩行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来源:www.60899055.com 发布时间:2016-05-24 13:58:02
 

酒店遇袭女孩:我是做互联网的,很明白怎么做有效 4月6日下午,和颐酒店出面道歉并承诺整改,但未给记者任何提问机会就匆匆离去。(视觉中国 图) 原标题:“不要说中国媒体了,中国网民好牛逼啊”  从昨夜到今晨,女生弯弯与本报记者谈和颐酒店遇袭事件 5日晚,朝阳警方证实此事,并表示,警方目前在调查中。6日下午,和颐酒店召开新闻发布会,承认存在安全管理问题,将做出整改,并向弯弯道歉。但之后两人匆匆离去,并未给予记者提问机会。 6日晚,南方周末独家采访了弯弯。 冷漠、愤怒、投诉无门,“并不是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它就这样真实发生在身边,特别能引起共鸣。”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微信号:nanfangzhoumo 紧包至颈部的红色上衣,外套镂空的毛衫,黑色牛仔裤,一双黑色矮帮皮靴,右手中指的戒指,左手一只剔透无瑕的翡翠手镯,挑染的披肩长发,身处舆论中心的“弯弯_2016”,4月6日深夜,在浙江广电集团一间请“朋友”借来的电台直播室里,接受了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 脸围蓝白格子口罩,黑色圆帽紧紧下压,她试图努力避免脸面暴露于媒体。但微微露出的眉眼,依然能看出是位双眼皮的清秀女生。 这位自称家在浙江的女生,于身份、职业、年龄、籍贯等信息,充满了警惕。“我不想别人关心我本人,我只是想让大家多关注这件事。”她的回答看起来训练有素,颇像有经验的人士。 电话太多了,她说,光今天早上从全国打来、未接的媒体电话都已达三四百个。 理性、克制,条理清晰,一切看起来都在她意料之中。但她说自己,已连续几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接下来可能会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 除了早前接受过《新京报》的电话采访,她表示不再接听媒体电话。在南方周末记者采访间隙,她看完如家集团的新闻发布会,还抽空在微博发布了提前准备的声明:“现在,我决定只接受央视新闻、南方周末和都市快报的采访”。 “这不是个人的问题,是为了如家集团旗下酒店所有顾客安全着想。”她在采访时反复强调。 2016年4月6日,一名女大学生到事发的和颐酒店前举牌声援。(CFP 图) 1“我要帮你上头条” 有关事情的经过,她的微博和视频已呈现得太多。但回忆起事件时,她依然心有余悸。 4月1日,她入住和颐。至4月3日事发,她已在如家集团旗下的和颐酒店住了两晚。“每天出去吃饭、喝茶,都会在九十点钟回宾馆。” 每天回来,她房间的地上都会收到大堆招嫖卡片。清洁工收拾干净后,第二天回来又恢复原样。周而复始,直到第三天晚上。 当天晚上10点50分左右,她回到宾馆进了电梯,才遇上了差点被拖离现场、面临危险的骇人之事。 “那个男的就是针对我的。”事后,她陪同警方调看视频,发现男子曾在附近徘徊,下楼后一度在门外,直到自己上楼,他才紧接着跟进去。“我没见过这人,也不知道他是干嘛的。”她说。至于更多的细节,她的长微博和视频都能看到。 在挣扎和摆脱险境后,她当时报了警。录完笔录,已是凌晨两点,。 4月4日,她本订了下午4点半的机票回杭州,但还是回到酒店耗着。然而整整一天,直到航班快要延误,依然没能得到任何回复。 “太气愤了。”她说。当天凌晨报警后退房,酒店就没打过电话,也没问怎么解决住宿。投诉携程,受理了,没有回复;找了当地派出所,警方说受理警察周四才上班;投诉酒店,酒店也置之不理。 4月4日傍晚,回到杭州。愤愤不平的她,决定将自己和派出所民警在现场翻看监控的视频,放到微博上。 “我不想影响自己的生活,为此专门注册了个新号。”她说。4月4日晚上,借助朋友们的转发,微博转发量达到了数百,但并未得到公众的大规模关注。看看效果不大,她又熬夜写了长微博。并@了北京警方官微“平安北京”和各大媒体的官微。 她承认,在写长微博时,也刻意抓取了几个媒体会比较容易关注的点,同时请教了在媒体的朋友,并刻意制作了一些吸引人的标签。“我是做互联网的,常刷微博的人,很明白怎么做。” 这一次,她得到了回应。在@了“平安北京”和诸多媒体后,达到几百转发的微博,引起了“平安北京”的注意。4月5日下午1点33分,她接到了“平安北京”的私信,“你好,这件事具体发生在什么时间,您有没有报警?哪家派出所接的案?”4月6日下午,她再次接到了北京警方的电话询问,“他们对案情做了更进一步的了解”。 此时微博上的转发已持续发酵。爆发是在4月6日的早上。早上醒来,她发现自己已经上了微博头条热点。 微博上有网友给她私信,“要帮我充值,自发去推。”“他们说太可怕了,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我要帮你上头条。” 这并不是什么阴谋论。她反思说,因为这件事情,大家特别感同身受。冷漠、愤怒、投诉无门,“并不是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它就这样真实发生在身边,特别能引起共鸣。”“不要说中国媒体了,中国网民好牛逼啊。”她如此感叹道。 2“难道美丽也是罪吗” 4月6日凌晨2点43分,她接到了如家公关的电话。“不管我睡不睡觉,把我叫起来。我接了电话。说现在要休息,明天早上再说”。 早上7点不到,电话又来了。“她根本不关心我休不休息,根本没当我是个受害者。”她说,因为身边没有录音设备,无法保存证据。直到早上10点多找到录音设备,才通了个电话。 “这时候态度很好。我就提出来四个条件(见微博),也不是很过分吧。她说没有问题,尽量晚上8点之前给你一个合理的回复。请你配合我们发一个公告。我说没办法的。你微博上可以提前私信给我看一下。我们只是就处理方式达成了一致,并没有就结果达成一致,外界有很多误解。” “结果,她也没告诉我。早上10点多就有消息说会有发布会。下午3点多开始看直播。我就一直笑。她们还在微博上给我私信,跟我确认公关稿的内容,但我没接受。” “我对公告意见很大。”她说,除了公告中的事实出入。公告的理念,作为年轻人,她也无法接受。如家说,会保证每一个客户的利益,但“我希望他保证每一个顾客的安全,而不是利益”。“我最关心的是以后的管理,会否做一个相应的预案”。 “还好从头到尾,我没有提过任何经济要求。”她说,“我只想得到一个交代,我又不缺钱。” “我希望,不管是在什么场合,什么样的人、年龄、性别、身材,只要有暴力威胁,就应该去解救他。这不应该跟性别、年龄、职业有关系。”“难道年轻、美丽,也是罪吗?” 4月6日下午,北京警方打来电话,向她再度询问案情,问了更多的细节,“他们说市里很关注”。 但是,“我只是希望促进这件事情尽快解决。希望警方赶紧破案。”为此,她接下来也不排除寻求法律帮助的可能。“也许会是一元诉讼。”她说。至于如家集团,6日晚上,“弯弯”继续嘲笑地看着枯燥的直播。

推荐阅读:要赢彩票网 http://www.1v1v1v.com

  • 上一篇:大学学分制改革为何陷入困境
  • 下一篇:农业部:近期发展非转基因大豆 无成熟的转基因品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