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母亲贝贝城微商(不过是微商版凡尔赛文学)
本文摘要:靠谎言、靠收割别的人换来的“水晶鞋”,一直脆弱的。视频截图。近日,互联网红人张某如因一则“22岁互联网红人董事长答复质疑”的采访,第三引发舆论关注。1998年出生于广东湛

靠谎话、靠收割其他人换来的“水晶鞋”,一直脆弱的。

视频截图。

日前,网络红人张某如因一则“22岁网络红人董事长回话质疑”的采访,第三引发舆论关注。

1998年出生于广东湛江雷州的张某如,号称全网最年青的董事长。13岁外出打工,19岁“火爆蹿红”互联网,“78亿身家”“广州7套房”是网友讨论她的标签。

据媒体报道,2015年,17岁的张某如在短视频平台开设了名为“小小如”的账号,刚开始靠表演胸口碎大石等土味视频,飞速积累了一批粉。

19岁时,张某如开始创业,开服饰店、做模特,成立了以姐妹三人名字命名的化妆品公司和线下线下门店;同年,她创立了我们的化妆品品牌,做起了微商,截至现在,她在几大平台的合计粉超千万;更有媒体报道,其化妆品公司已经从20人进步到100名职员。

与其公司规模扩大伴生的,是互联网上对她涉嫌传销敛财、不真实宣传、商品劣质、造假炫富等问题的各种质疑。

视频截图。

张某如“收割”的是比她更弱势的群体

在这个注意力就是卖点的年代,网络红人张某如行走江湖、挥洒自如的“三板斧”,并没格外的出奇之处,本质上还是一条“塑造人设-炫富加粉-贩卖成功学-魅惑粉交钱成加盟”的老路。

微商动辄喜提玛莎拉蒂的路数,她有;微商搞分级加盟的模式,她也有。

这位满打满算只有22岁却早已“誉满江湖”的“小小如”,在熟知配方的包装下还是走出了一条豪车是租的、所谓的“7套房”只不过两套付了十几万首付的30平小公寓的“如式翻车路”。

即使这样,借用平台力量拥有千万粉的张某如,还是凭着其励志人设,吸引大量粉成为她的加盟。

从网上揭秘的资料来看,张某如的加盟多是学生、宝妈群体:没受过多少教育甚至尚未成年,存活技术较差,但又面临较大的存活困境,渴望通过努力给我们的家人带来好日子。这当然并不是偶然——她们身上多少都带有张某如的影子。

除去长相清纯、吹牛不打草稿,外面对张某如印象最深的,恐怕还有她强烈的企图心。

事实上,无论是面对媒体采访,还是在一股浓烈PR味的公众号竞价文章里,她都表达了想成功、想出人头地的愿望,由于“过了太多的苦生活,所以非常喜欢挣钱”,毫不讳言“感觉钱非常重要”。

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现实生活给她的无力感。爸爸妈妈都是出卖体力的一般劳动者,家小孩又多,家庭出身和教育背景都没办法给张某如生活帮助,还会“拖累”她。

一路摆过地摊,做过“厂妹”、员工、销售,13岁就出来打工的张某如一心想着创业,由于“不打工也没钱”、“打工好几年仍然存不到钱”,小学没毕业的她,几乎是无师自通掌握了通过网络包装自己。

通过左手讲故事、做假图,右手做贴牌商品、升级微商模式,张某如成功拥有了可以“割韭菜”的资本,让她可以毫无顾忌地“挥起镰刀”。www.shwangweiping.com某种程度上,无论是学生还是宝妈,她们都是比过去的张某如更弱势的群体。

从不少加盟报料的状况来看,张某如所谓的“一对一重点培训、介绍人脉资源、一块创业”,其实只不过诱导粉的话语,她真的精通的,从始至终只有做假图、制造幻象这一个招式。

而从不少人揭秘的行业潜规则来看,她所谓的化妆品品牌看上去高端大气上档次,但大概率也是找代工厂商生产的贴牌商品,画着精致妆容拿着自己品牌旗下各类化妆品打广告的张莫如,仍旧只不过在讲故事。

不少张某如的加盟可能想不到,当她们为卖的商品卷入烂脸纠纷时,她们本身可能才是真的被瞄准的“商品”——不少业内人士指出,这里面所涉的三层代理级别模式已涉嫌传销。

紧跟而来的加盟需要退货退款惨遭拒绝、双方翻脸的戏码,也就不再奇怪。在网上,控诉张某如的维权视频与网帖,也是一拎一大堆。

视频截图。

韭菜割多了,终有翻车时

张某如的不少做派,非常难不被人想起此前的“名媛流水线”,她的宣传说话的艺术,也像是微商版的“凡尔赛文学”。

只是,现实早已为夸(xu)张(jia)的推广标上了价码。

21岁时“78亿身家”,力压“空调女王”董明珠,却跟女有钱人榜无缘,编造如此的“创富奇迹”,无异于给自己立了块显眼的靶子。

贴“全网最年青董事长”的标签,也是完全不懂那句话——树大易招风。

而那种多级分销的模式,到了“传销免疫人群”那儿,也是低级得不可以再低级的老套路。

说起来,张某如只不过相同种类人群中的一个典型,她只不过表现得更浮夸些。

她不是第一个,恐怕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这也提醒大家,一个小网络红人的奋斗翻车史可能不值一哂,但背后所折射的某些生态却不容忽略。

就在2020年7月,国家发改委等十三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进步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建议》,明确指出,支持微商电子商务、互联网直播等多样化的自主就业、分时就业。

相比传统电子商务,微商有着门槛低、本钱小、传播广等优势,对于拥有弹性时间的年青母亲群体而言,原本是容纳她们就业的广阔天地。

可就现在看,无论是杀熟还是搞传销,有的从业者都走歪了、跑偏了。Ta们太急切地从中掘金,却罔顾违规操作对应的现实代价,也不考虑行业的长远进步。

现在加盟们的维权被张某如视为“黑粉攻击”,她的很多行为也被解析为洗白、卖惨。

在“诈骗犯”与“黑粉攻击”的相互攻讦螺旋中,各方也可以诉诸法律,在法律的框架下定纷止争。考虑到眼下揭秘帖、控诉声纷至沓来,有关方面也宜加大监管,对其涉嫌传销、商品水平等疑点进行一揽子调查,维护消费者利益。

22岁的张某如还太年青,还有资格做灰女孩的梦,只不过总有一天她得了解——靠谎话、靠收割其他人换来的“水晶鞋”,一直脆弱的。

□和光(媒体人)

编辑:陈静实习生:潘宇洁校对: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