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主打产品 > 文章列表

第七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任务艰巨 |www rudder com c

作者:上海瑞梁浩行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来源:www.60899055.com 发布时间:2015-07-04 13:33:07
 

第七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任务艰巨

原标题:第七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任务艰巨

  再过几十个小时,第七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就要在华盛顿举行。自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创立以来,还没有哪届对话的形势像2015年这般错综复杂。

  最重要的背景,是中美两国关系被广泛认为处在一个关键节点,甚至“临界点”。受南海、网络安全等问题和中日、美日、中俄关系不同走势的影响,双方互疑加深,在战略上发生误判、军事上发生冲突的风险显著升高。人们纷纷猜测一个以中俄为一方、美日为另一方的亚洲新冷战格局是否已在生成。

  奥巴马政府和美国军方执意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尽管降低了针对中国的调门,但每一项实打实的先进武器装备部署计划在西太平洋地区的落实都令人联想到美方对中国实施南海“推回”、周边“封堵”的潜在意图。

  来自美国国内的信息显示,奥巴马本人及其政府对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理念口是心非,立场从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苏珊?赖斯2013年11月20日发表的亚太政策演讲相关内容基础上倒退。在那个演讲中,赖斯强调美国接受中方建议,寻求与中国建立一种新型的大国关系,“既要处理不可避免的竞争关系,又要在双方有共同利益的问题上深化合作”。

  在华盛顿,一场着眼于2016大选后对华政策重审和调整的辩论已在公开进行。源于对中国经济、政治改革方向和对外政策调整趋向的失望、焦虑情绪,美国各界支持发展中美关系的热度下降,美国国内对华建设性接触的主流似乎正在发生分裂,主张转而采取强硬的声音大有人在,而且不再像过去那样集中于军方少壮派和右翼。

  而在宏观经济层面上,中国和美国的相互关切并未因国际金融危机的结束和美国经济的复苏而明显减少。人民币汇率、中美投资协定(BIT)谈判、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应对气候变化合作问题将是本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几大焦点。

  美国财政部长雅各布?卢近日表示,美国依然认为人民币汇率被低估,中国在汇率改革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他的这一调门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关于人民币汇率正常估值的结论相左。IMF在将人民币纳入IMF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SDR)的问题正在出现松动。

  美国前财长保尔森不久前访华时也就中国货币错配的巨大风险公开发出警告,抱怨中国的国企改革“进展太慢”,“如果不加快国企改革以及转变债务沉重的发展模式,中国经济将受到“真正伤害”。

  历经七年,中美投资协定(BIT)已基本完成文本谈判,交换“负面清单”(即列出不拟向对方投资者开放的行业领域),开始讨论最具难度的核心内容----市场准入事宜。美方认为,中国对外商投资的限制要比美国多,美国投资者希望更多涉足从金融服务到农业、医疗保健等中国的国家主导行业。新的市场准入谈判将是异常艰难的。

  中国倡议设立自己主导的“亚投行”对美国刺激很大,但美方未能阻止自己的盟友加入。在一场推动和阻挡国际体系补充机构、改写规则的较量背后,由中美两国唱主角的“世纪秩序之争”似已揭开大幕。就在第七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结束后没几天,50多国部长级官员将会聚北京签署“亚投行”章程。

  白宫并未因自己前一阶段处理“亚投行”问题“搞砸了”而放松了关注,而是把工作重点转向在正式渠道游说盟友伙伴在“亚投行”内施加影响,鼓动盟友伙伴出台“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基础设施投资基金或计划,对“亚投行”的未来影响和运行方式进行围追堵截、修枝剪叶。

  在气候变化问题上,中美双方2014年11月在奥巴马访华期间签署的《联合声明》还能为两国总体关系发展提供多少“正能量”,取决于奥巴马政府有什么新的需索以及中方能够满足的程度。

  归结起来,奥巴马政府在宏观经济问题上的核心关切,一是防止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传导到美国,抵消奥巴马政府维持利率政府、美联储缓慢加息以强化经济复苏效果的努力。二是向中方索取更多短期实际成果,以积累外交政绩,向国内显示奥巴马政府同中国建设性接触的方式在起作用。三是借助汇率等问题给人民币加入SDR设置障碍,同时以此为筹码维护美国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主导地位。

  对中方来说,准确理解这三大关切的主次排序非常重要,弄颠倒了无助于合理解决中美经济关系中存在的现实问题及背后的更大问题。奥巴马政府任期剩余无多,功利主义才是现阶段其对华政策的真实面目。

  中方则对美方迟迟不能履行逐步放宽对华高技术产品出口限制的承诺高度不满,同时对美方帮助中国增加在世界银行、IMF当中投票权的承诺因美国国会阻挠而落空深感失望。这种复杂心情影响着中方对美信任,甚至影响到高层对美国的看法。

  如果说过去七年中方通过战略与经济对话学会了为中美关系主动设定议题,那么从本轮对话起,中方可能要尝试确立评估、监督美方落实协议、履行承诺进展情况的能力,绝不能让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沦为华盛顿搞空泛外交秀的平台。

  当前的中美关系究竟怎么样?肯定不是那么好,但也不像外界炒作的那样坏,至少两国高层存在以加强沟通、扩大合作管控中美关系消极面并且防止这一关系被各自国内某些势力私个欲和国际上第三方私利“劫持”的高度默契---这种底限意识正是新型大国关系的最基本要求,即将举行的第七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将会给世人勾勒一个大体准确、客观的全貌。

  事实上,中美两国利益交融进一步加深、危机管控意识的进一步加强也是不容否认的。中美双边经贸额在2014年达到创记录的5900亿美元,人文交流情况空前繁荣,签证便利得到加强。两军制订海空近距离相遇行为规范的努力在推进,成果在扩大。中美反恐、执法、打击跨国犯罪等合作迈上新台阶。

  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总目标是落实中美共建新型大国关系共识,本轮对话的阶段性中心任务则是为习近平主席即将于今年9月对美国进行的国事访问作准备。如果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成果只能停留于表面客套和重申过去已达成的共识而不能将共识引向深入和实际,将是无意义的。(晓岸)

(来源:中国网)





  • 上一篇:国防大学培训中央领导国家安全不仅是军队的事|luotinu
  • 下一篇:全国检察机关规范司法行为专项整治工作座谈会闭幕 |
  • 人气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