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主打产品 > 文章列表

蒋方舟:写作掏空了我之前所有的人生经验|

作者:上海瑞梁浩行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来源:www.60899055.com 发布时间:2015-07-11 13:15:23
 

蒋方舟:写作掏空了我之前所有的人生经验

《故事的结局早已写在开头》是蒋方舟首部真正意义上的短篇小说集,在此之前,蒋方舟的作品以杂文、散文为主,此次从非虚构写作到虚构写作,是蒋方舟的一次突破写。相比“少年成名”的标签,蒋方舟更希望是以写作者的身份被大家记住,日前,本报特约作者电邮采访了蒋方舟——

问:能谈谈你创作这本书的初衷吗?书名《故事的结局早已写在开头》有什么含义?

答:写这本小说是因为我想写一些当下的生活。当今社会太有趣太吊诡太丰富,而这些丰富既是碎片化的,也是转瞬即逝的。所以我希望用短篇的方式来记录下它们。

书名既隐射每个主人公的生活,也隐射整本书的结构——所有的故事和人物相互关联,最后一个故事又为第一个故事写了结局。

问:你写了九个有关逃离的故事,这九个故事在写之前就已经构架好了吗?

答:这九个故事之间的人物相互关联。在写之前想好了两三个故事。写的过程中,经常会发现“诶,这个配角还挺有意思的,像是有故事的人。”于是,下一篇故事就以这个配角为主人公。

问:九个故事中的主角,他们的成长经历都颇为极端,如知名艺术家、残疾人等,一个人的成长经历是否影响着以后每一次关键的选择,这又是否是命运的注定?你怎么看?

答:小说集里有一篇叫做《维也纳·衣柜》,全篇都是以“假如”的形式贯穿的。假如主人公没有分手的话,他就会外出旅游,而不是和他母亲共处一个下午;假如他没有和他母亲共处一个下午的话,她就不会发现他最大的秘密……假如他从未出生的话……

每个人都曾经想过,如果没有做出这一步选择的话,人生该多不一样。可惜,生活并没有假如。

问:正是这种基调,可能让有些读者看过你的这本书会觉得不舒服,你如何看待“读者的不舒服”?

答:现在的很多小说或者文艺创作,都标榜“治愈”“励志”“暖心”“正能量”等等,但我觉得文学不应该具备这些功能。我记得是卡夫卡说过,要读就要读那种捅了我们一刀的作品。

问:这部作品着眼于当下,与传统的严肃文学关注乡土有所不同,算是你的一次突破舒适区的写作尝试吗?

答:这本书的突破在于我第一次在小说中写成人社会,书中所有人物都是比我年纪大很多的,我偏爱写中年人的故事,我爱他们身上的无能为力和荒谬。所以描写他们的生活和奇遇,对我来说是最困难的。

问:去年12月大家知道你要出新书,直到今年6月才得以正式出版,这期间是有什么较大的改动吗?

答:对,其实去年十二月的时候,所有的故事差不多已经写完了。但是我回头看刚开始写的几个短篇,觉得不满意,所以又重写了。

我不想留遗憾,希望每部作品都能代表现有水平的极限。

问:你之前的作品多以散文、杂文为主,此次尝试小说应该说是从非虚构写作到虚构写作的转变,在这个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答:我觉得让人称赞“写得好”其实不难,难的是“写得像”。我最大的困难就是生活经验太少。这本书的写作掏空了我之前所有的人生经验,写完就感到了一种透支,不是体力上的,而是心态上的。

问:你之前说过,短篇小说是作为练习,但这部作品是你的首部短篇小说,也是意义重大,所以你自己对这部作品有什么期待?

答:其实从心态上来说,画上最后一个句号的时候,就是我跟这本书一刀两断的时候。支撑我创作观的一直有句话:“写完一个故事就是为了摆脱它”。

太多太高的期待会影响创作的纯粹,很容易就开始不知不觉地谄媚读者。

问:有的作家生活单调,有的作家生活有趣,你觉得你的生活属于哪种?有没有规律写作的习惯?

答:我之前是一个苦行僧一样的写作者,每天默念“存天灭人欲”,不愿意出门。直到这两年,自己开始登山,旅行。我发现。比记录生活更难的技能是体验生活。

同时,我发现很多自己崇拜的作家,比如福克纳、格雷厄姆·格、三岛由纪夫等等,他们的人生甚至比他们的作品还要丰富。

所以,我现在一年有小半年在旅行和尝试不同的事,大半年都继续维持一种规律的写作生活。

问:作为青年写作者,你的写作是否也是一种逃离,一种抵抗时间的方式?

答:日本作家安部公房有个短篇小说,叫做《砂丘之女》,讲的是一个男人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瓶中,身边只有一个女人,瓶口源源不断落下沙子,他必须不断铲走沙子才能让自己不被活埋。无望当中,他决定开始写作。

写作当然是一种抵抗,抵抗时间,抵抗平庸,抵抗遗忘。

》》》更多精彩资讯,尽在大楚文化


  • 上一篇:百老汇原版《音乐之声》 尽享视听盛宴|
  • 下一篇:男子偷豪车7665元轮毂60元贱卖 自称有眼无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