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在线留言 > 文章列表

北京青年报:被毒驾晃悠的车祸 |

作者:上海瑞梁浩行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来源:www.60899055.com 发布时间:2015-07-06 09:45:20
 

北京青年报:被毒驾晃悠的车祸

原标题:被毒驾晃悠的车祸

6月20日13时53分,南京市秦淮区石杨路友谊河路口发生一起交通事故,造成“马自达”轿车上司机及乘客死亡。经调查和鉴定,排除肇事驾驶人王季进酒驾、毒驾嫌疑,王季进所持驾驶证在有效期内。目前,王季进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被警方刑事拘留。

毒驾,时速200码,肇事车上发现冰毒,事故发生后此类传言盛极一时。如今随着警方通报可知,肇事驾驶人没有酒驾和毒驾,警方也未发现毒品,而所谓的时速200码也需求证。不过警方证实,肇事驾驶人当时闯了红灯,且肇事逃逸。

当初为何流传毒驾以及时速200码的小道消息,究其因或与事故过于惨烈,让目击者和网友合理推断而成。据悉,“白色宝马轿车撞上蓝色轿车后,两辆车就跟爆炸了似的,车中乘客也飞了出来。”监控视频也显示,“突然白光一闪,一辆白色宝马牌轿车撞上一辆蓝色马自达牌轿车后,从公交车头前飞过,被撞的马自达牌轿车损毁严重,零件散落一地……”可见景状之惨烈。而且,有照片显示,肇事者被带到派出所接受调查时,用头撞墙,疑似毒瘾仍在发作,警方不得不给肇事者戴上头盔,以防不测。

不过,猜疑遇到权威调查便尘埃落定。这是一次被毒驾晃悠的严重车祸。事已至此,本该画上句号,但是从无数网友对毒驾的愤恨,倒提醒相关部门如何遏制毒驾,以及应尽快使毒驾入刑。

原因很简单,毒驾比醉驾更可怕。几年前,大巴司机王振伟靠吸冰毒提神,结果在拉旅行团出游时,高速行驶中产生幻觉,导致惨烈车祸,致使14人死亡、19人受伤。王振伟后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罪名是交通肇事罪。尽管已是从重、顶格判决,仍让人觉得遗憾,毒驾何时入刑?

据报道,四年前,时任国务院禁毒办禁吸禁种处处长王刚就表态,“力争让毒驾两三年内入刑。”然而,毒驾入刑不缺共识,为何时至今日仍悬而未决?业内人士认为主要有三大障碍:如何检验“毒驾”?不同于检测酒驾的简易,毒驾只能通过尿检,费时,还牵涉到隐私。由谁查处吸毒驾驶员?不仅仅涉及交管部门,还涉及禁毒部门以及司法系统等等,是多部门联动,还是由交警单方查处,是个问题。如何处理毒驾人员?吸毒本身就是犯法,但毒驾如何量刑牵涉到刑法修正等难题。

尽管如此,毒驾入刑不能再拖下去了。统计显示,截至2014年底,全国累计登记吸毒人员295.5万名。其中,隐性吸毒人员中持驾照者约占20%。数量大,隐患大。不能因为不好操作就放弃立法(修法)。诚然,操作是难题,但不迎难而上只会更有危害。有专家认为,如果毒驾入刑,可参照酒驾入刑的罪名处理:已经造成后果的实害犯,可入交通肇事罪或以危险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罪;还未造成后果的危险犯,则可依照危险驾驶罪处理。不管怎么操作,推动毒驾入刑,事不宜迟。

新闻背景:广东科级干部负债14亿携家族跑路

近期,广东惠东县一科级干部负债10多亿元携家族十几人“失联”。据初步调查,涉及债务人82人,债务总额超过14亿元。

科级干部负债超过14亿

虽然长年违规经商已是圈内“公开的秘密”,但钟启章突然失联后,浮出水面的“钟氏”家族生意之庞大和欠债数量之巨,仍让人震惊。

42岁的钟启章身兼惠东县政府办副主任和惠东县珠三角产业转移园管委会主任两职。3月19日,多名债权人收到钟启章写有“对不起”等内容的短信。20日,钟启章三兄弟及其家族10多人全部“失联”,许多债权人顿感不妙:一向被认为财大势雄的钟氏家族留下了巨额债务窟窿。

一名债权人向记者提供了一份清单,涉及债权人82人,债务总额超过14亿元。债权人中不仅有多年亲朋旧友,还有政府部门的公职人员、信贷公司。惠东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陈卫东证实,已有31名事主报案,涉案金额7.1亿元。惠东县人民法院书记室主任刘振波说,该院已经起诉立案的涉钟启章案件共有17宗,多为民间借贷纠纷,涉案金额约1.3亿元。

钟启章是惠东县本地人,在周围人眼里“八面玲珑、擅长交际”,此前担任过中国银行惠东支行副行长、惠东县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副主任、行政服务中心副主任等职务。其哥哥钟启文也曾当过惠东县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副局长,两年前才辞职经商。

钟启章幕后经商已久。一名陈姓债权人是钟启章高中同学,两人相识20多年,他告诉记者,钟启章经商十几年,“圈子内的人都知道”。他在幕后操作,然后以家族其他人的名字“出头”。据记者了解,钟启章掌控的家族生意涉足的产业有房地产、餐饮、娱乐、外贸,在惠东县黄埠镇还有一家鞋业生产公司,仅厂房场地设施就价值三四千万元。

“官员”二字可担保亿元

家族实业成为借债“杠杆”。记者采访发现,官员借债时,都是以其本人及幕后操控的家族财产作为担保,并许以高利息。如钟启章家族持股的金河湾楼盘在当地颇有名气,自2005年开发,三期工程中每一期市场价值都有数亿元。

“官员”二字变成“信用担保”。借钱或担保时,“官员”身份使其无往不利。陈卫东告诉记者,钟启章案中,7亿多元债务中,以钟启章名义借款有1亿多元,其余债务钟启章基本都是担保人,多数担保都属于“信用担保”。

“影子老板”何以难发现?

我国《公务员法》《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等都明文规定,禁止官员个人或借他人名义经商、办企业。钟启章长期经商已是公开的秘密。今年3月失联前,钟启章违规经商问题却未被发现。

有些蹊跷的是,钟启章案至少涉及82名债权人。但半年过去了,到惠东县公安局报案的债权人还不到一半。记者通过一些债权人了解到,出现如此状况,部分是因为债权人中有不少是当地公职人员,怕说出来会影响工作,更怕借款来源说不清楚。一名债权人告诉记者,惠东县有官员借给钟启章的钱有1000多万元,“按工资他们哪里可能有那么多钱?”

专家建议,“官场生意人”牵出的贪腐线索也应一查到底,顺藤摸瓜深挖下去,将隐藏在背后的腐败揪出来。文/“新华视点”记者 吴涛 扶庆


  • 上一篇:平言:善用辩证思维“金钥匙”|
  • 下一篇:广东查出农村党员干部违法违纪线索逾5000条|
  •